旬邑县电子城在哪里

乌兰县路边摊

编者按/水电、地产、机场……进山破石而来的开发,给生态多样性著称的神农架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专家认为,最好的保护,应是维护其本来面目,让“人工”尽可能退出。而当地的贫困现状,让求发展的“进”与保护性的“退”难言平衡。于全国而言,三成保护区失守,肇因更在于多头管理等机制性力量的势弱。守护最美中国国土,不应停留在文件之上。

一线调查

神农架商业开发尺度难局

“10年的时间,镇子扩大了3倍。”在木鱼镇镇中心,当地人刘虹(化名)坐在自家饭店里,望着门外稀疏的灯火。此时,已是2015年年底。

木鱼镇位于湖北神农架林区核心区域,地处华中第一峰——神农顶南部山麓,平均海拔1200米。

天已渐黑,街道上仍有外地牌照车辆驶过。10年前,与刘虹的饭店一路之隔,一条宽而清澈的河,流向远处,山体近在咫尺,披满了茂密的植被。如今,五星级酒店“神农架康帝君兰酒店”建设于此。

与木鱼镇同样发生着改变的,则是神农架林区:削山填谷建神农架机场、开山打造四季小镇、景区度假别墅、华中第一滑雪场……多位环保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在他们看来,这座世界地质公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正面临着一轮开发建设冲动。

“神农架的价值在于生态多样性,如今或在经历毁灭性破坏。”湖北环保界人士黄运国坦言,因此带来的环境安全隐患更让人忧虑。

华中最高机场尴尬

从木鱼镇出发,沿神农架林区山路向北蜿蜒行驶30余公里,即神农架机场。

“机场从规划到现在,一直被质疑、反对,但还是建成了。”2015年12月16日,著名环保公益组织“自然大学”研究员邵文杰称。

位于神农架林区红坪镇温水村的神农架机场,属旅游和通用航空相结合的4C级机场。据《湖北日报》2012年9月的报道,其“削平大小11个山头,填平6道深谷”。2013年,又因“削平5个山峰,填平数百个溶洞,原始森林山顶打造华中最高机场”而引发关注。

作为保护区,神农架的最大价值是其生态多样性。当地政府官网称,截至目前,神农架有高等维管束植物3684种,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25种,全区森林覆盖率达90.6%,保护区内高达96%,是全球北纬31°的“绿色奇迹”。

神农架林区宣传部此前在回复记者的采访时解释,神农架机场等项目已经进行了环评。

邵文杰回忆称,2011年,建在海拔2580米山顶的神农架机场悄然开工,没公开向公众征求任何意见,一直为外界诟病,2014年5月8日正式通航。来自公开信息描述,2013年年底,神农架机场进入试运营阶段,湖北省环保厅对其环评予以批复,并提出“试运行期限为3个月,在此期间需向环保部申请竣工验收”。神农架林区宣传部此前给记者的回复函中,国家环保部给湖北机场集团公司的《关于湖北神农架民用机场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显示,该工程符合《中国民用航空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及神农架林区总体规划,时间为2009年6月29日。但截至2016年1月5日,国家环保部“环评项目审批”一栏中,没有显示环保部对神农架机场项目环评批复的任何信息。

1月22日,神农架林区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作出回应称,神农架机场已在2009年取得了环保部的环评报告。他解释,该文件属于涉密项目,在湖北省环保厅可以查阅,但在环保部官方网站无法查阅到相应文件。

同一天,环保部环境影响评价司工作人员介绍,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保护有严格规定。他介绍,需向环保部申报、审批的项目,除涉密项目外,环保部至少在官方网站有三次公示,且必须公示,均可查询。

“神农架林区开发必须在可持续发展的框架下进行。”武汉大学发展研究院院长李光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林区生态脆弱,如此大规模项目在立项和建设过程中,应该严格遵守国家相关规定进行环评。神农架林区政府网站介绍,其位于湖北省西部,总面积3253平方公里,其中辖1个国家级森林及野生动物类型自然保护区、1个国有森工企业林业管理局、1个国家湿地公园。

一份公开数据介绍,截至2014年12月20日,神农架机场自开航以来客流量突破了2万人次,而其设计飞机年起降2917架次,年旅客吞吐量25万人次。

地产开发冲动

来自《南方都市报》的消息称,截至2015年上半年,神农架机场客流不及规划目标1成,神农架地方政府因此多次出台优惠政策,协助机场“拉客”。2015年年底,神农架机场工作人员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该机场如今每天仅有一个飞往武汉-上海的航班,运送乘客50余人,而在旅游旺季,每天可达到3个航班。

此时,距离温水村不远,名为“四季度假小镇”的几十栋别致住宅已见雏形,其正处神农架机场所在的群山脚下。而还未完工的房子从地势低处向山上延伸,周边是挖开的山体。

湖北当地媒体公开报道描述,早在2014年3月18日,神农架“四季度假小镇”柏杉园生态度假村规划设计方案专家评审会上,负责其规划设计的泛华集团湖北设计分公司代表介绍,小镇打造全季旅游、旅居生活和风情小镇,功能定位为生态居住为主,集旅游、休闲、商业、娱乐、教育为一体的四季生态休闲度假区。

“这是林区重新打造的一个全新乡镇。”四季小镇项目施工方负责人向记者坦言,2015年上半年开工建设,目前已完成6万平方米规模,2016年将再次开发20万平方米。泛华集团设计院官方网站对此印证,小镇规模为30万平方米,“该项目定位为一处旅游度假地产,也是一个全新的风情小镇”。该负责人介绍,小镇是神农架机场的“配套”,设计住宅主要为精装修小户型,以吸引北京、武汉等外地人在此购买、度假。

当地村民介绍,小镇规划范围地处神农架大山深处,当地居民不足200人,而来自神农架官方数字显示,神农架林区2014年户籍人口为79248人。

民间环保组织自然大学提供的资料介绍,如今,神农架林区内已有三座大型滑雪场,其中一座在建,而神农架国际滑雪场则号称“华中第一家规模最大滑雪场”,后者位于神农架国家森林公园内,距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神农顶风景区仅500余米。

从刘虹的饭店,向西北方向不足10分钟车程,是神农架林区主要景点——官门山景区。其属于神农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神农架国家地质公园范围,公开资料则称“是神农架重要景区和绝版景区”。

邵文杰称,景区内出现了一片别墅群,环保组织及当地人曾向湖北相关部门公开举报。2015年12月中旬,《中国经营报》记者驾车进入该景区,沿山路蜿蜒而上,在一片施工现场被拦了下来。此时距离景区门口已有7余公里路程。现场公告栏介绍,此处将打造“神农书院”,由湖北神农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建筑面积为1.53万平方米。

与“神农书院”施工现场一路之隔,40多栋别墅沿山体而上,也在悄然施工,大部分进入内部装修阶段。施工方介绍,别墅面积在80余平方米至400余平方米不等,但并不对外公开销售,建成后用作游客度假。面对频繁的公开举报,2014年7月,湖北神农旅游投资集团有关人士曾对此解释称,该区域是自然保护区的实验区,临近木鱼旅游区,是科学规划,符合保护生态旅游发展的规划,建筑为发展旅游配套的动植物生态主题酒店,而非别墅及旅游地产,有合法手续。

1月22日,神农架林区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作出回应称,每年有众多科研学者、专家、学生等前来进行科研、教学、艺术创作等。“神农书院”是在上世纪70年代伐木遗址上建设,其别墅群等是为上述人员提供生活、科研等配套服务。

他称,神农架自然保护区目前的工作是打造世界著名旅游目的地,但有些旅游配套设施不足,如没有一座五星级酒店设施,如果有专家等人员来到神农架,则无法接待。神农架林区在人口集中地区域打造“风情小镇”,而林区建设、保护等都是在湖北省委、省政府指导下进行。

2010年12月,国务院公布的《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及湖北省在2012年12月公布的《湖北省主体功能区规划》中均明确指出,整个神农架林区都是秦巴生物多样性生态功能区的一部分,属于限制开发区,而神农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则属于禁止开发区。

“对生态破坏的另一个担忧,是保护区内密集的小水电站。”黄运国说。

早在2011年,中国风景名胜区协会官方曾公布这样一组数据:在神农架林区的堵河、南河、香溪河、沿渡河四大流域,已经建成水电站90座,在建10座,拟建2座,另有2座列入规划。神农架林区环保局当时对此回应的内容印证,其中只有29座通过了环评审批。原水利部、国家环保总局长江水资源保护局局长翁立达曾公开表示,神农架河流已经被水电站肢解得“体无完肤”,林区整体生态遭受威胁。

邵文杰等多名环保人士指出,截至目前,该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无序的水电站频频拦截在林区的河流上,大量河道干涸。

小水电之困

《中国经营报》记者沿林区内的香溪河而行,河床裸露在外,鲜见到水流。从木鱼镇到红花小镇之间,10余公里的河段,6个中、小水电站被拦截在香溪河上。相隔不远,香溪河流经宜昌市兴山县与神农架林区之间5公里的距离,矗立着3座水电站。

“2013年夏天,来了场大水,河道一下就堵了,毁了好多林子。”当地居民回忆称。而平日里,即使在雨季丰富的夏天,香溪河水流量也不大。在他们印象中,其最直接的变化是,河道里原来随处可见的鱼类逐步消失了。

前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学者分析称,中、小水电在河流上无序密集,突破生态承受底线,随之将带来水源枯竭、河床坍塌,甚至物种灭绝、气候恶变。国家水电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黄真理在清华大学的一次公开课中表示,水电开发的前提是做好生态保护、移民安置等。黄运国坦言,神农架的价值在于生态多样性,如今大量中、小水电站正在改变着当地水土保护及对三峡大坝上的游蓄水缓冲。湖北省林业厅官方网站描述,神农架自然保护区是三峡库区的最大绿色屏障及南水北调的水源涵养地,也是湖北境内长江与汉水的分水岭。

就在2015年5月,湖北省水利厅呈报的《神农架林区影响生态环境小水电站关停方案》获得湖北省政府批示。在批示中,湖北省政府对林区内的中小水电站在发电、促进经济等方面也做出了积极评价。记者获悉,按照方案,神农架林区将在未来5年内,分批对位于保护区、保护区外生态敏感区、黄金旅游线沿线可视范围及重点景区内符合关停条件的约30座电站予以关停,共涉装机17075千瓦,初步估计需投入费用25003万元。

“方案”公布8个多月后,记者沿保护区内209国道,深谷下的河流上看到,多个中小型水电站仍在建设中。高处望去,大坝一端拦着浅浅的河水,另一端则是干涸的河床。在“四季小镇”的上游,一座水电站也已初具规模。据知情人士介绍,未来小镇没有充足的水源且电力有限,该水电站是其“配套设施”,在发电的同时,蓄水以为小镇所用。

前述神农架林区宣传部人士称,自2011年以来,神农架林区已经关停6座小水电站,没有新审批一座水电站项目。神农架龙降坪旅游综合开发、神农架临空经济区等项目占地,并不是外界描述的“都是削山千亩以上”,单项都不足100亩。

开发与保护两难选择

随之而来的现实,却真实地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神农架林区向本报记者提供的一组资料显示2013年7月12日15时至16时,红坪镇温水村挑树坪沟上游一带出现了短时强降雨,1小时内的降雨量达61亳米,过程雨量达81毫米,造成该地区山洪暴涨,上游三个支流洪峰迅速汇集形成巨大洪水,沿着狭窄的山谷快速向下游挑树坪沟一带冲击,沿途携带、铲刮和推移大量落叶腐质层及砂石,然后形成大规模泥石流涌入主河段。

2009年8月26日,红坪镇温水大沟发生山洪泥石流;2010年7月21日,红坪镇红河村因坨子雨出现严重泥石流;2011年8月23日,木鱼镇三堆河因坨子雨导致泥石流灾害。

对于频发的泥石流,神农架林区宣传部此前回应称,“红坪镇温水村历来都属于山体滑坡、山洪等地质灾害频发区域”,“泥石流的发生与机场建设没有必然联系”。其提供的资料显示,神农架属亚热带季风气候带,境内山峦重叠,峰谷纵横,高差悬殊。受复杂的地形地貌条件和不稳定的气候系统影响,经常发生砣子雨、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极易诱发小流域大洪灾。2010年年底,国务院印发的《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内容佐证,包括神农架林区在内的秦巴生物多样性生态功能区正面临着“水土流失和地质灾害问题突出”的情况,需要“减少林木采伐,恢复山地植被,保护野生物种”。

采访中,当地政府官员也抱怨,“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而神农架长期以来则是守着聚宝盆“饿肚子”。公开资料介绍,神农架多年来一直是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2015年全区预计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2.5亿元。2015年12月22日,神农架林区区长李发平在一份《中共神农架林区委员会关于制定神农架林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介绍,扶贫开发是最大“短板”,而扶贫攻坚是该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短板中的短板”。在其政府网站,则描述了这样一个神农架:世界地质公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森林公园、国家湿地公园、国家5A级景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保护区网成员、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永久性示范基地……

在多名学者及环保人士看来,对于神农架自然保护区而言,算的不应仅仅是一笔经济账。

“现已出现烂尾项目。”前述知情人认为,其中,康帝温泉酒店因资金问题迟迟没有建成。

记者注意到,该酒店选址现场留下已被开膛的山体,原来的林木已被毁,裸露的石块、松土等堆积在公路旁。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杨重光认为,包括神农架在内,自然的山体是经过长期演替形成的生态系统,经几千年、几万年不断的地壳变动后所形成的稳定结构。他坦言,过度开发建设必然影响到整个生态环境,其带来的破坏不可逆转,无法通过人为手段予以修复。

乌兰县路边摊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